<<返回上一页

对比”三色”, 澳洲幼儿园简直是孩子们的天堂! 看完后才知道大家为何挤破头也要移民澳洲!

发布时间:2018-01-22 01:11:25来源:未知点击:

令人揪心的“三色”幼儿园事件还没结束,网络上对于国内幼儿园安全性的质疑此起彼伏而反观澳洲,宝妈们似乎不需要过度担心除了有着完善的法律体系,强制人们保护儿童以外,澳洲人们自身就对儿童这种“弱势群体”有着发自本能的爱心 而更重要的是,在澳洲,无论是公立还是私立、正规或是非正规的早教机构工作,无论是兼职工还是全职人员,只要想在澳洲从事早教工作,幼教(包括非正规机构的幼教)全都需要持证上岗,必须经过专业培训,得到政府审核合格后才能工作 有了这三点保障,宝妈们便没有了后顾之忧那么今天一姐就跟大家介绍一下,在澳洲上幼儿园,宝妈宝爸们该知道的事 澳洲的幼儿园多种多样,因此大家要分清楚什么是Family day care和Long day care Childcare center另外,和国内一样,澳洲幼儿园也分公立和私立两类 公立的费用较为便宜但开放时间较短而且非常少例如,同属悉尼市中心范围内的幼儿园,私立的费用一般在每天 120-150澳币之间,而公立的则在90-100澳币之间市中心以外各区公立幼儿园费用每天80-90澳币,私立则在100-120澳币之间除了机构性质的幼儿园以外,还有许多家庭办的幼儿园family day care,根据家居场地限制可招收3-5名或更多儿童,也是不错的选择 澳洲的幼儿园一般分为”托班”(nursery)、”小班”(toddler)和”大班”(preschool)0-2岁在托班,2-3岁在小班,3-6岁则是大班每天的作息时间略有区别,但一般私立幼儿园每天都会早开晚闭,总计11小时左右,方便家长上下班接送 幼儿园所有的教师,无论兼职或全职,都需相关上岗证书,其姓名及照片都在园内公布出来澳洲政府明确规定:所有幼教看护者在从事这项职业前,必须持有Early Childhood Education and Care儿童早教及看护三级证书从业者必须经过专业培训,同时要接受Working with children check的各项检查后,才能上岗 日托型早教需要严格遵守澳洲及所在州政府的管理条例要求,同时必须通过家庭日托型看护family day care资质保障体系的认证 而在澳洲很多幼儿园教师,都是因为自身本就非常喜欢孩子们,所以对孩子们非常温和且爱心,时常和孩子拥抱,让小朋友时时刻刻都能感受到快乐和爱 (题外话:反观中国的幼儿园教师体系,虽然现在国家给出幼儿园从业资格要求的最低要求是,大专,但不乏各种各样的幼师培训机构,短短两个月就可以拿上岗资格证试问,这些人本就是社会闲杂人等,有没有正确的三观都不知道,怎么可以去当老师,还去“教育”祖国的“花蕊”们) (之前在网上看见一条帖子,是这样描述国内的幼儿园的: “之所以有许多人支持送孩子去幼儿园,是为了让孩子有一个和同龄人接触的机会,培养他们的社会能力,沟通能力等但事实上,孩子在国内的普通幼儿园(甚至有些收费相对较高的双语/国际/加盟)都得不到这些能力的发展许多幼儿园或老师老师为了方便对孩子的管理常常要求他们静坐或是不许与旁边的孩子“交头接耳”来保持室内的安静这无疑是对他们爱说、爱笑、爱动这些天性的抹杀孩子绝大多数时间在幼儿园也都在呆在教室里面,真正户外跑跳的时间也非常有限(据说是为了减少事故)殊不知儿童拥有特殊并且卓越的危机意识和自我保护意识,他们也需要在不断的摩擦和探险中认识“危机四伏”的世界‘give them chance to make every possible mistake!’ 是幼儿教育的重中之重,但是在幼儿园却没有机会受到这样的教育” ——知乎网友高静) 下面一姐总结了关于澳洲幼儿园内的一些教育方法,我们一起来看看与国内的幼儿园有什么不同 1、孩子无理哭闹时 当小孩无理哭闹时,不能为了让他停止哭闹而马上满足他的无理要求,要告诉他只有停止哭闹了才可以给他一个拥抱并酌情满足他需要在一岁半至两岁孩子班上尝试过很多次,基本有效小孩不会因为自己需求不能满足而哭闹不止,做事情开始有度,而且必要的时候,直接忽略他们的哭闹,有些不太任性的孩子一两分钟就能停止 不过要注意区分,有时候孩子哭闹是生理需要,生病,或是希望得到你关注虽然现在这种哭不抱,不哭才抱的方法引起了很大争议,不过,我个人还是建议妈妈们用亲密的亲子方法来和宝宝接触比较好不然宝宝哭一直视而不见,真担心宝宝长大后性格会出现问题 2、孩子的用餐教育 澳洲幼儿园宝宝从十三个月开始,就开始独立坐在小板凳,圆桌上用手或者餐具独立进食,用餐过程中学会使用“请,谢谢”等礼貌用语吃饭过程中老师开始引导孩子学会等待,想吃的食物不是下一秒钟就能得到引导宝宝学会等待,有耐心,对他们现在或者以后都是很有帮助 孩子在幼儿园十八个月开始能在老师偶尔协助下完成将吃不完的食物扔进垃圾桶,并将清理干净的盘子放进水池等老师清洗,然后再拿湿毛巾将嘴和手擦干净老师在孩子自己没擦干净的情况下才动手帮忙即使是十八个月宝宝也能对吃饭流程开始有一个初步认知 从三岁开始,无论是上/下午茶,午餐全部开始实行自助式不再是老师将食物分发好,而是将食物盛放在两个大盘子,每个小朋友根据自己需求去选择食物并选择份量培养了孩子主见,动手独立性,且开始培养节约意识! 3、小孩子也有选择的权利 给孩子选择的权利,但给他选择的范围小孩子年纪小,有时候很难settle(冷静)如果一味将所有选择权给他将会很难控制比如孩子不愿意睡觉,老师会给他选择:你是自己睡还是我把你抱到床上去睡有孩子不愿意参加任何program(教学活动),老师会问你是去画画还是拼积木有时候给孩子选择的权利比赤裸的说教或者威逼利诱简单的多 4、孩子需要归属感 让孩子参与到大人活动中来,让他找到归属感,让他觉得他是家庭,学习,乃至社会很重要的一员,也能增强他自信心以及动手能力(belonging归属感,这是澳洲早期教育大纲很重要一点belonging,being现在,becoming未来,是澳洲教育大纲的三大点)所以从一岁半开始要求他们帮助老师清理玩过的玩具,那小扫帚开始清理户外落叶等等,并及时告诉他,老师很需要他做完后及时鼓励,告诉他是一个好帮手!所以在幼儿园很多这样的事情小孩都抢着做,老师也会因此而比较轻松! 5、正确的是非观是需要引导的 孩子是非观念其实很小就开始形成,重要是家长及老师引导在孩子做错事时及时提出来,并将正确的告诉他或者示范出来即使是几个月的婴儿对这些都有初步的感知必要时候对特别顽固叛逆的孩子给予适当惩罚这样能培养他的责任感,做错事就要承担责任,并接受相应惩罚其实通常也就是停止游戏罚站或者罚坐,惩罚完后老师会重新问他再发生这样的事情怎么处理,小孩这时通常都会说出一些正确的决定 6、“玩中学”的教育方式 关于learning through play(玩中学)澳洲幼儿园无论多大孩子,没有‘教’和‘学’这个概念所有教室很少设有桌椅,老师学生通常坐地上,让大家都没有距离感都是设置各种室内室外活动,让孩子从玩中,或者从歌曲童谣里学,来提高五大智能:认知力,社交力,语言能力,大运动及精细运动貌似很多国家学前教育是违法的有个五岁多的中国孩子因为认得字母,单词,会做算术被老师批评家长给孩子压力过大 不过玩中学也有自己的一些优势,就说几点印象深刻的人文方面:澳洲是多民族移民国家,一个班就是一个联合国所以从小他们会对各民族的习俗,简单语言会有很初步的认知教室环创也很多民族,音乐CD也是多国语言的CD很多小孩几乎都能说两至三种语言有时候老师也会带着孩子做些多民族的食物,并一起分享 澳洲幼儿园鼓励孩子待在户外多活动,感知大自然及自然现象户外设置也俨然一个游乐场澳洲幼儿园鼓励小孩各种运动,攀爬梯,从高处往下跳等幼儿园不鼓励太多商业玩具,更多的是原材料来自大自然的东西 另外,从四岁孩子班上开始就设置了社会活动的内容,每周孩子都会分批带到最近的图书馆老师会跟他们介绍图书馆借的书与买的书的区别在哪,告诉他们借书还书的流程,不懂的时候如何从他人那里寻求帮助,鼓励他们环保,要少买书,多借书并协助他们完成第一次借书整个过程会有部分家长陪同除了去图书馆,还会分批去市场,让他们对买卖有初步认识以及如何按照自己需求,喜好进行购买也有了一定认知 幼儿园班上经常会不定期举办各种show(表演)和party(聚会)比如睡衣趴,要求孩子起床后不要换衣服直接来上学超人show,上学前打扮成你喜欢的英雄模样老师会在教室设置一些你需要拯救的对象,然后等着各位’英雄’出马!真的很有趣还设有实战的火灾逃生,让孩子从小遇险学会自救 7、“引导”与“教导” 在幼儿园我们不让用“training”(训练)这个词,说是只有对宠物才用这个词要用“guiding”(引导)即使是小到上厕所,也是“toilet guiding”而不是“toilet training”. training这个词在幼儿教育里是个消极的词但是同时也确实体现了澳洲早期教育的精髓 由于澳洲对幼儿园的监管很严格,对老师数量与儿童数量的比例以及场地大小等有着严格的规定,因此整个悉尼区域内的幼儿园目前都面临”一位难求”的问题 澳洲的人力资源成本极为昂贵,因而许多人从怀孕开始就在家附近的幼儿园填表登记排队,否则临时排队的话,等上个一年半载是常有的事所以,提醒那些家有幼儿的新澳大利亚移民,入托入园可能是件比找房子更头疼的事 总结 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当国内不断被爆出“幼儿园虐童”事件后,一姐身边的很多朋友,除了怀着对国内孩子及父母们的同情和对犯罪者的愤恨外,他们都有这样一个声音:“还好,我的孩子以后可以在澳洲上幼儿园” 这也许是很多在国内成家立业的父母,或90后的新移民移民澳洲的原因吧放弃国内原本体面的工作,从本地人不屑的工作做起,放弃早已建立起的社交圈,逼着自己用蹩脚的英文与当地人交流… 而所有承载这过些“苦”的父母们,当有一天,看见他们的孩子在澳洲本地的幼儿园里无忧无虑玩着沙子,当他们看见自己的孩子正阳光灿烂的在体育竞技场上挥洒汗水,当他们看见孩子自信满满用一口流利的英文站在讲台上演讲时,他们会觉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