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歧视? 香港裔博士拒送孩子进本地精英中学, 仅因亚裔孩子太多影响不好! 澳洲中学的现状究竟如何?

发布时间:2017-12-08 19:31:01来源:未知点击:

小粉红们先别急着撕…先看看这位香港裔博士妈妈说得有没有道理 来自香港的Christina Ho是悉尼科技大学(UTS)社会政治学的高级讲师,以及两个孩子的妈妈她最近接受了澳洲广播公司SBS的采访 “除了有一些青春期的烦恼,我非常享受在澳就读精英中学的时光” “学校很棒,他们鼓励思想自由”,Christina Ho在回忆起青葱岁月时说她对昔日同窗的评价也很高:我从他们身上获益良多 不过,43岁的她却决定不把自己的孩子们送入精英中学,原因是“亚裔孩子太多了” Christina Ho何博士于1991年从精英中学毕业时,亚裔学生只占少数而如今,在新州20多所全精英中学及25所部分精英中学里,许多学生拥有亚裔背景一些教育评论家估计,悉尼的部分学校亚裔学生数量更高达90% 据波波菜搜索,像如下的一些在悉尼非常著名的重点高中中学,亚裔学生的比例都是非常地高 North Sydney Girls High 93% North Sydney Boys High 92% Baulkham Hills High 94% Sydney Boys High 89% Sydney Girls High 87% 正在研究多元文化课题的何博士称,她不希望让孩子们进入这样种族失衡的环境 “理想上来说,学校是社会的缩影,孩子们在校内有系统地学习日常生活中的多元文化”她说,在一个不能反映社会多元种族、文化的学校里,上述的情况太不可能发生 在部分精英学校,出现了一些种族小团体出生于马来西亚的15岁精英中学学生Trissha Varman说,在他们学校,南亚裔学生往往会结成小团体,这些团体被戏称为“咖喱族”(Curry Group) 波波菜插一句,“戏称”南亚裔学生为“咖喱族”,用食物来指代一个人,是非常不礼貌的说法,已经属于种族歧视的范围 何博士还提到了“亚裔五门(the Asian five)”,这个词的意思指亚裔学生所擅长的数学等一系列科学科目而“白人科目”则指西人学生所擅长的人文学科 而在体育、辩论活动也被视为白人学生所长何博士对此深表不安“作为在澳洲长大的移民,我比他人更想要融入(澳洲)我不希望被人们用种族来划分” 她警告称,以种族的“眼镜”来看世界是不健康的因此,她希望在种族、民族、教育问题上有更广泛的讨论 “种族问题就在那儿,它触手可见,人们却不知道如何进行讨论”,她说:“我的其中一项研究的目的即在于给人们提供另一种讨论问题的方式,不仅是针对种族问题的讨论,还包括就文化及政府政策问题的讨论” 其实不仅仅是何博士,很多澳洲本地的白人家庭也越来越不愿意把自己的孩子送到精英学校 原因是补习班…对 现在澳洲也有很多补习班了! 精英中学的课外补习现象如今是十分的普遍,这一风气招致当地白人家庭的不满送孩子上补习班对大多数澳洲白人母亲来说,是一种会被贴上“坏妈妈”标签的行为 因为在西方人看来,为考入精英学校进行人为的“恶补”,对精英学校的宗旨“培养天然的人才”是一种背叛 Janet是悉尼一所补习班的老师,她辅导了很多孩子考上精英学校,但她告诉记者自己送了小孩去上私校她不承认出题中心DEC所谓的“考试的目的是挑选天然的人才” “这绝对是可以培训的,”她坚持说, “即使写作部分也是可以学习的我辅导的孩子最小只有7岁,95%是中国人” Marie是3个孩子的妈妈,她不仅拒绝补习班,干脆连精英学校都拒绝她说:“这样的模式只会给孩子制造更多的压力!现在的精英学校要求每个孩子都要擅长数学才能考进去,这样是不合理的” “我们通常会培养孩子的个性和意志,看重乐趣而不是给孩子增加压力华人母亲就硬要让孩子做代数题,以此武装他们的信心” 波波菜说句公道话…从小到大就活在没有压力的生活当中,怪不得土澳工作效率这么低,修条路都要几年 也有网友说道,之所以亚裔在精英高中中的人数比例会如此之高,论根本还是因为这些亚裔家长是第一代移民,他们觉得自己没有办法在澳洲社会中领先 因为他们没有人脉,也没有在这里接受过教育,所以他们送孩子去补习,想尽量提供一些他们作为移民家长给不了的东西 何博士的两个孩子目前尚小,一个5岁,一个9岁 “当她们升读高中时,我们的教育系统会不会变得更为等级分明、更种族分化吗” “孩子们的学习压力是否会更大、竞争是否会更为激烈呢” “如果真是如此,从这样的教育系统种培养出来的孩子,